書。

【魔道祖师乙女向】无题(薛洋×你)

无脑产物。

ooc预警。

手痒初次写文,欢迎大佬太太们批评指教。

————

     你本是那夔州飘摇不定的游魂之一。尸身无处可寻,亲朋无从得之。生得不详,死得不明。
偏偏是正值市井繁荣,各路仙门世家急于立威的时期你这类安分守己的游魂自然也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每天晃晃荡荡度日,掰着手指算年月流逝,你自身形态俨然无法再生出变化,便使得你窥尽了世间的悲欢离合。
你便是在那个时候,注意到了那个少年。其名唤薛洋,字成美。扬着少年模样的不识天地之厚,虎牙尽显风流姿意,轻狂正勾了谁家小女的魂儿。在你的视角里,他常携着佩剑闯了南边的糖果铺子,再掀了北边的甜点摊子。兴许是世人口中的是非论道过多,这好奇心便促使着你将大部分无聊的时间花费在了尾随着他走南闯北。
你常常在不幸坏了生意的铺子门口悄悄摆上他应担负的价钱,常常在他留宿的义庄门口端端正正摆上几颗色彩艳丽的糖果,权当好意的礼物。而这些糖,往往在第二天便消失得不声不响,一干二净。彼时,他常懒散倚在义庄门口干枯的槐树前,唤不知名的谁一声软糯糯的“姐姐”,引得你一介鬼魂竟是出了小鹿乱撞的张皇。
你不知他是否觉察了你,亦不知修行之人可将你看得无比清晰。符咒次次在压得你魂飞魄散的边缘待发,却又往往被他收入怀中,日复一日地好整以暇。
你的行踪开始时不时被恰到好处的撞见,甚至是正对上他看向你所在的方向,依然是笑如烈火。你开始在每日的必经之路上发现些小玩意儿,或许是不同的糖,或许是削成兔子形状的苹果,又或许是制作略显粗拙的拨浪鼓与孩子气的玩具。
你便常是失笑,却又一面暗暗将这些小玩意藏得荫蔽。
判官笔下的缘起,终于实现在那个月夜。清冷的色调映着槐树多了份静谧的萧索,你如往常一样备着今日份的糖果路过此地,忽略了薛洋倚在树晦黯阴影里的摸摸索索。
片刻过后,零星几片淡色花瓣从树上而落,见你怔愣,便在瞬息间愈下愈多,顷刻间的花雨,遮蔽了你的眼睑。
这是你生前都未曾见过的场景。
反身望向再熟悉不过的槐树,少年晃荡着双腿倚于树杈间,月光透着罅隙,虚晃间竟将他映得温柔。
他拭去了你未曾注意的点滴血迹,笑容是你所见的一如既往,他轻启薄唇,耳畔的清风奏了伴响。
“姐姐。”是你再熟悉不过的调子。他跳下树,直立在你面前,颀指修长,分明摆在了你眼前。
“这么藏着掖着多没意思。”
“给你个光明正大行事的机会。”
“跟我回家。”